6月18日对阵墨西哥2-0法国 [量化]
19:30 德国-塞尔维亚 [辩论]
22:00 斯洛文尼亚-美国 [辩论]
  6月19日对阵02:30 英格兰-阿尔及利亚 [辩论]
19:30 荷兰-日本 [辩论]
22:00 加纳-澳大利亚 [辩论]
·寻找黑人贫民区索维托足球 居高犯罪率让人谈之色变   ·世界杯评析:弱队如何打强队?   ·若是平局卡佩罗蜜月结束 生死战换人变阵只求一胜   ·击败法国马奎斯兴奋不已 高呼"这是历史性胜利"   ·斯洛文尼亚成“最小”杀手 队长刚遭俱乐部解约   ·世界杯组委会首席执行官: 足球力量会改变南非   ·美国队擅长扮演黑马角色 遭遇斯洛文尼亚难取胜   ·斯洛文尼亚大将信心十足 科伦自称必胜美国晋级   ·巴里复出英格兰攻击力更强 鲁尼科尔都可以出战   ·小猪赛前患病仍将坚持上场 德国首发不“打折”  

寻找黑人贫民区索维托足球 居高犯罪率让人谈之色变

2010年06月18日15:32  来源:《新闻晚报》
  索维托,是一个让人神往的地方,因为那里有纳尔逊·曼德拉的故居;索维托,也是一个让人恐惧的地方,因为那里是南非最大的黑人贫民区,居高不下的犯罪率让人谈之色变。

  带着对曼德拉的崇敬,记者抵达南非的第二天就进入了这里,一周后,当世界杯的热潮席卷整个约堡时,记者再次进入索维托,这一次是为了寻找足球而来。

  足球在哪里?

  索维托距离足球城体育场只有两公里左右,然而当足球场四周已被汹涌而来的球迷挤得水泄不通时,索维托却依然还是那么安静,路边的铁皮屋中飘出袅袅炊烟,几个黑人惬意地靠在房檐下,享受着正午温暖的阳光。

  如果不是一个加油站前树立起了一个巨大的足球造型,飘扬着几面世界杯的宣传旗帜,你很难把这里和两公里之外足球城的世界杯热潮联系在一起——这里似乎并没有因为世界杯的到来而改变什么。

  索维托的足球在哪里?就在世界杯开幕前,一座由某体育品牌援建的,号称世界一流的足球训练中心正式落户索维托。我们的车刚进入索维托时,就经过了这座比邻着索维托购物广场的训练营——这里也是索维托最为“豪华”的地方。但按照黑人司机西蒙的话说,这里“无法代表索维托”,因为在这个居住着超过100万黑人的城镇里,这样的地方更像是一个美丽的点缀。

  随着汽车逐渐深入索维托的腹地,和之前平坦的柏油路完全不同,路面开始变得坑坑洼洼,污水横流。路边世界杯的细微气息也逐渐消失殆尽,我们努力透过车窗搜寻着,希望能够捕捉到足球的影子。

  曼德的足球世界

  在距离曼德拉故居不远的路边,记者终于遇到了六岁的曼德,他正和一群比他大很多的孩子开心地踢足球。曼德的装备还算不错,上身是南非国家队的队服,虽然有些破旧了,但这已经是这群孩子里最好的行头了。

  曼德他们有两只足球,一只有着和南非国家队队服一样的颜色,看上去也很新,但它一直被曼德放在旁边的角落里,没有人去碰它。直到我们希望和曼德合影时,才明白,这只足球是一位外国游客送给曼德的,他一直不舍得踢,只是和记者合影时才把它抱在了怀里。

  曼德他们正在踢的是一只破旧的,完全用橡胶做成的足球,这种在中国早已被淘汰的橡胶球质感很差,脚感也很差,根本无法和一只正规的足球相比,然而在这群南非孩子的脚下,它却很顺从地跳跃着,甚至能飞出“普天同庆”也无法比拟的弧线。

  看得出来,这群黑人孩子都没有接受过正规的足球训练,动作五花八门,但黑人天生出色的柔韧性让他们自如地驾驭着这只破旧的足球,颠球、挑球、头顶、膝盖,甚至还可以完成将球挑上后背的花式足球动作。“你们是从哪里学来的?”对于记者的好奇,曼德的哥哥说道,“电视里,看到的就学着模仿,没有人教过我们。 ”

  很显然,这是一群有着出色天赋的孩子,而他们所谓的球场只是方圆不足十米的街头。但即使这样,也无法磨灭他们的足球梦想,“我很想做一个职业球员,就像皮纳尔一样。 ”曼德说道。

  足球还是生存

  在街边踢球,对于有着二十几年业余足球经历的记者而言,也是一种全新的体验,而且是在索维托的街头,这样的诱惑岂能拒绝。但就在记者和黑人孩子们踢得兴致正浓时,几个年纪稍大的黑人不知什么时候围拢了过来。不过,他们的兴趣显然并不在足球上,而是在我们这些“外来者”身上。

  不要误会,记者并没有遇到传说中的劫匪,这几个黑人孩子的目的只是向记者兜售一种硬币。这种面值一元的硬币正面印着曼德拉的头像。经过一个黑人孩子的解释,我们才明白,这是南非在解除种族隔离之后不久发行的货币,但现在已经只有很少一部分还在流通,这也让这种有着曼德拉头像的硬币变得非常珍贵。

  “它值一百兰特,你们想要吗?”黑人孩子用期盼的目光看着我们,为了能够让我们相信,这种硬币的确是稀有之物,黑人孩子还让我们掏出了身边的一元硬币对比。的确,在我们手里的一元硬币上全部都是印着一只羚羊。“我肯定你们没有见过这种硬币,因为现在只有索维托才有。 ”

  “这里的孩子喜欢踢球,但他们首先要考虑的是生活问题。 ”看着记者有些诧异的眼神,带记者来的黑人司机西蒙说道。他告诉记者,他的一个远方表哥就是从小生活在索维托,贫苦的生活让黑人孩子很小就要担负起家里的“经济”责任,向游客兜售各种物品也是很多孩子每天的“功课”。 “你们今天运气还算不错,在别的地方,要想和黑人孩子合影也是收费的。 ”西蒙说道。

  我们最终没有买下黑人孩子手里的印着曼德拉头像的硬币,看着他们有些失望的眼神,我们多少有些于心不忍,把身边的硬币留给了他们。而一旁的路边,曼德和他的伙伴依旧在愉快地踢着那只破旧的皮球,笑脸如阳光般灿烂。
(责任编辑:李栋)
郑重声明:凡标有“人民网***讯/电”或“人民网记者***”的稿件,均为人民网世界杯专稿,非“世界杯专题”合作伙伴,禁止转载、使用(包括已取得常规新闻授权的网站),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65368446联系。
相关新闻   世界杯 
相关专题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