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1日对阵巴西3-1科特迪瓦 [量化]
葡萄牙7-0朝鲜 [量化]
22:00 智利-瑞士 [辩论]
  6月22日对阵02:30 西班牙-洪都拉斯 [辩论]
22:00 墨西哥-乌拉圭 [辩论]
22:00 南非-法国 [辩论]
·朝鲜悲情惨败葡萄牙 拼搏精神不敌技术优势   ·助攻、破门、球队获得大胜  C罗度过一个完美夜晚   ·C罗开和助葡萄牙重握主动权 朝鲜吞七蛋悲情离场   ·[组图]大赛激战正酣 球迷“孕”味十足   ·快讯-世界杯智利VS瑞士 贝赫拉米肘击对手吃红牌   ·快讯-世界杯智利VS瑞士 庞斯后场犯规得黄牌   ·快讯-世界杯智利VS瑞士 卡莫纳犯规吃到黄牌   ·快讯-世界杯智利VS瑞士 恩库福前场犯规得黄牌   ·快讯-世界杯智利VS瑞士 苏亚佐犯规得黄牌   ·盘点世界杯10大屠杀榜 韩国朝鲜共计三次遭羞辱  

祖鲁人的一夫多妻:牛多老婆就多 处女才可赤裸上身

2010年06月21日18:51  来源:《深圳晚报》
  


  南非的第一任黑人总统曼德拉的故乡在约翰内斯堡,而现任总统祖马的家乡在德班。德班是祖鲁族聚居的地区。作为南非9个黑人部族中最大的一个,祖鲁族一直被视为本土民族文化的代表。尤其是祖鲁人现在仍然保持“一夫多妻”的传统,更加引起外人的兴趣。

  请跟随本报记者,在德班听一位地地道道的祖鲁族女孩,讲讲他们部族的那些事儿。你就会知道,祖马风流轶事其实并不算“出格”。

  20岁·未婚·女儿已6岁

  莎芭(XABA)是为数不多的受过高等教育的祖鲁族女孩。今年20岁,和我们一样,6岁开始上学,经过12年的小学和中学教育,正在德班的南非大学上大一,课余时间在中国酒家“御膳坊”工作。一开始,我们都以为她只是半工读的大学生,没想到的是,莎芭很坦白地告诉我们,她女儿已经6岁,上小学一年级了,与莎芭和莎芭的男朋友一起住在德班。

  “我男朋友就是我女儿的爸爸。嫁给他?我当然有想过,但是我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婚。因为他还不能承诺为我、为家庭承担责任。而且,我们起码得拥有自己的小窝才可以吧?”莎芭很轻松地说。

  “不嫁给他也可以啊,为什么不呢?”莎芭眨了眨眼睛。“在南非,带着孩子嫁给另一个男人是很正常的事。对于男人来说,接受我就必须接受我的孩子,这是很自然的事。”

  只嫁祖鲁人·只愿当老大

  莎芭有一个哥哥、三个姐姐,从小接受的教育已经很明确:祖鲁人只能嫁祖鲁人。所以莎芭很清楚,无论是白人、有色人还是其他部族的黑人,能交朋友但绝对不可能成为夫妻。“如果我不嫁给祖鲁人,家人和族人都无法接受。”

  嫁给祖鲁人,就意味着必须“一夫多妻”。莎芭默默地点头:“虽然从法律上只接受一夫一妻,而且只有第一位妻子可以得到结婚证,但是依然有很多祖鲁女孩愿意成为祖鲁男人的‘小二’、‘小三’,有好多原因吧,她很爱这个男人,这个男人非常帅,最重要的原因,肯定是这个男人非常有钱。”

  然而,传统的观念正在受现代文化的冲击。对于像莎芭这样的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来说,嫁人的第一个条件就是“当老大”。“我只能接受当第一任妻子,而且必须是惟一的妻子。”莎芭很肯定地说。

  娶妻得靠牛·赤裸是待遇

  莎芭的家乡在距德班3个小时的山村里。通过公路和信息的发达,现代文明正在冲击这个古老的部族。但是一些基本的礼仪依然是支撑古老部族文化的根基。如今,牛依然是结婚必备的聘礼,娶一个老婆得11至14头牛。在莎芭的村子里,家里有牛的富人能娶7个老婆。

  祖鲁族的另一个风俗是赤裸上身。不过,那只是外人的误解。莎芭说,只有祖鲁族的处女才可以赤裸上身,其他女性无法“享受”这样的“待遇”。而对于已婚祖鲁族女性来说,最重要的就是通过各种饰品和对丈夫的关心,来争取丈夫爱自己多于爱其他妻子。

  其实在原始的祖鲁部落,还保存着类似“贞节牌坊”的仪式。这样的仪式曾被南非政府禁止,但近几年由于艾滋病肆虐,再度被祖鲁族人强行复辟。只不过由每月一检变成了抽检。

  世界杯足球赛,让世界认识了南非,也让南非进一步开阔了视野。莎芭说,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更多的南非黑人将得到受教育和旅行的机会。对于她来说,除了赚钱买房养家外,最希望有朝一日能到中国看看。(本报德班专电)

  正在消失的祖鲁族

  有得必有失。当现代文化的履带碾过千年历史的禁锢,原始文明的消亡也就随之而来。

  莎芭告诉我,已经有一半的祖鲁人离开自己的家乡,到城市来打工,留下的多数是老幼和已婚的妇女。祖鲁族村落其实并非无人知晓,只不过非祖鲁族人都不愿意去了:“因为家乡还有一个别称:贫民窟。”即使留在家乡的人,也已经不能像过去一样靠游牧为生,必须到附近的城镇去打工。对于莎芭来说,每个月2000兰特(约1850元人民币)已是家乡人眼里的“高薪”阶层。

  可能有外国游客到南非希望了解原始的祖鲁文化,但在那些旅行社带你去的“祖鲁文化村”里,不过只有一场舞蹈,几栋稀稀拉拉的祖鲁房子。加上录像解说,也就几十分钟,人们关心的目光无非出于猎奇。

  莎芭说得很清楚了,越来越多祖鲁人接受城市的物质文化,越来越多祖鲁女孩不愿意嫁个已婚男人。对于他们来说,消失并不是自己能决定的事。(黎晓斌发自德班)
(责任编辑:李栋)
郑重声明:凡标有“人民网***讯/电”或“人民网记者***”的稿件,均为人民网世界杯专稿,非“世界杯专题”合作伙伴,禁止转载、使用(包括已取得常规新闻授权的网站),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65368446联系。
相关新闻   南非世界杯 
相关专题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