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9日对阵巴西3-0智利 [量化]
巴拉圭5-3日本 [量化]
  6月30日对阵西班牙1-0葡萄牙 [量化]
7.02 22:00荷兰-巴西 [辩论]
·李承鹏:当伪荷兰碰上伪巴西   ·赵震:少数派本田报告   ·陶伟:日本队失利仍值得学习   ·贾志刚:忍者神龟   ·漫画少年本田圭佑 五年长成国际球星   ·汉字狂草:亚洲 希望   ·日韩表现不输欧洲诸强 4.5个世界杯席位得到保障   ·以最残酷悲壮方式出局 日本球员强忍泪水致谢球迷   ·点不正日沉没 巴拉圭历史上第一次闯进世界杯8强   ·京华时报:小心谨慎破门更没戏  

李承鹏:当伪荷兰碰上伪巴西

2010年06月30日07:37  来源:人民网-《京华时报》
  史上最伪的荷兰和史上第二伪的巴西,分别经过一场牧师般的性压抑,和一场矿工式的暴锤后,像CCTV同一首歌,相聚7月2日。可我故作神棍地觉得,这第一伪,这第二伪,不是众口伪地,而是开赛以来最大的重口味。

  世界杯开赛前,有个穿着橙色队服的女艺人问我,范尼、范巴斯滕、范佩西、范布隆姆霍斯特……好多范噢,难道姓范的踢球就会踢得好?此时,范志毅正在发表中国足球往何处去的球评,我凝视远方,点头:是的,不止范志毅,还有范特西。她感动地点点头。

  可见不管懂不懂球,世人尽知飞翔的荷兰人美名远扬,围海造田铸造他们高傲的愁肠,十年前我一度以为,所谓荷尔蒙就是荷兰人肾上分泌出来的一种叫尔蒙的东西。但曾经一身反骨如翼龙的荷兰人,突然从了良,过去拿着画簿挥舞才情的艺术家,现在都成了拿着账簿的会计和出纳,看着那一步一步如手持计算器的踢法,简直就是场上摆了11套经济适用房。

  说实话,我并不喜欢这样变慢了的荷兰,但对叛变了的荷兰无比好奇,好奇不会害死猫,好奇的是那群狗。半个月前,我看到在英糙也是个大棒槌的库伊特混迹于一片橙色时,恍然有如一头沙皮狗奋不顾身地冒充了吉娃娃,当我看到连踢法秀丽的范佩西都披头散发跑到中场又拼又抢,才明白吉娃娃也都是戴了假发的狼。就是这样,长得有宜家经理范儿的范马尔韦克背叛了从米歇尔到克鲁伊夫到希丁克所有的灵牌,他一夜之间就把飞舞的荷兰风车,变成了老式电风扇,不,是循规蹈矩的钟摆,嘀哒、嘀哒中,慢慢地形成对斯洛伐克的追杀。罗本的千里奔袭有点像《杀死比尔》里,那把缓慢而变态的剑,永远没表情的斯内德更像满清十大酷刑中黄裱纸一层层糊面,缓慢而斯文地闷杀你。

  我喜欢巴西,却对伪巴西一点不好奇。2010年的巴西是史上第二伪,第一伪是1990那支只记得铁匠一样的卡雷卡的巴西队,1994年根本算不上伪,有贝贝托和独狼在前面扭着猫步,再伪,也胜过那一年的意大利队。我GOOGLE的时候才想起1990年邓加打的是边卫,26岁的他与伙伴们在边路可怜地被一个叫马拉多纳的妖孽,用一秒钟传球,三秒钟绝杀……1990年的切肤之痛才让邓加发誓变成伪巴西,不管是大罗纳耳朵还是小罗纳耳朵,长着耳朵不听话,一脚把花花肠子的他们踢去海滩泡妞,踢沙滩足球。

  7月2日,一支变慢了的荷兰,一支变狠了的巴西,一个幻影飞行员改行在机场出口趴黑活儿拉客,一个舞者成为夜店保镖,或者梵高拎着菜篮子在荷花池讨价还价,天王级别的舞者马尔特娜丽亚和卡里诺斯·布朗却在世博会里跳起大秧歌。背叛本就是一件无比好玩的事情,德艺双馨的邓加这辈子头次小声用葡语发克以后被电视台用扩音器加大20倍音量天天播放,帅锅如云的球队德意志,他们那个师奶杀手的老大勒夫,穿着限量版的衬衣系着夜里也会发光的围巾,却偷偷抠了砣鼻屎送到嘴里,还重复一次,很想问,环保吗,好吃吗。花痴女粉,还敢想像跟他接吻?

  斯内德越来越有《越狱》里的斯科菲尔德的表情,卡卡仍在努力上演长坂坡七进七出,未知怀里是光复汉室的理想,还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哥。布拉特说,失误才形成经典。布拉德皮特说,变化才形成经典。所有的巴荷之战都是经典,史上最伪和史上第二伪相遇,是经典中的经典。

  最后一句,邓加的名真好,减了耳朵,加上了团队。我等还在抱怨大罗小罗落于沙滩,大罗小罗却在美女中盘旋。变态,就是出经典。
(责任编辑:张雨)
郑重声明:凡标有“人民网***讯/电”或“人民网记者***”的稿件,均为人民网世界杯专稿,非“世界杯专题”合作伙伴,禁止转载、使用(包括已取得常规新闻授权的网站),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65368446联系。
相关新闻   李承鹏  世界杯  评论 
相关专题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