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2日对阵西班牙2-0洪都拉斯 [量化]
22:00 墨西哥-乌拉圭 [辩论]
22:00 法国-南非 [辩论]
  6月23日对阵02:30 尼日利亚-韩国 希腊-阿根廷
22:00 美国-阿尔及利亚 [辩论]
22:00 斯洛文尼亚-英格兰 [辩论]
·[组图]世界杯法国VS南非 两国球迷激情四溢   ·[组图]世界杯乌拉圭VS墨西哥 两队球迷激情助威   ·女部长态度感染法国球员 年轻球员主动承认错误   ·[组图]瑞士队恢复性训练 小组末轮战洪都拉斯   ·世界杯使南非一些学校生源骤减 学生都回家看球   ·特里专程向卡佩罗道歉 后防大将称无意冒犯主帅   ·南非工会希望就罢工事件与电力供应商达成协议   ·法国足协发出“必杀令” 小组不出线将不发奖金   ·捷克电视台让瓦瓦祖拉“闭嘴” 将降低噪音污染   ·南非世界杯上座率居历史第二 仅次于94年世界杯  

深圳晚报:八看世界杯

谢其章
2010年06月22日18:54  来源:《深圳晚报》
  世界杯史即电视发展史,从九寸看到画王看到纯平看到要多大有多大——但终归不比现场,听说去南非看球要好几万美元,够买多少台大电视啦;听说全中国就几十人去南非观战,什么时候在中国举办了,路费就省下了。

  算上这届南非世界杯,我已连续看了八届世界杯了。第一回正式看是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就这样1986墨西哥1990意大利,1994美国,1998法国,2002韩日(韩国日本),2006德国。28年啦,我也老了28岁。我还能再看八届吗。其实,现在看球之兴致早已不复当年之疯癫,除了关键的几场球,不再会不错眼珠地盯着电视了。

  世界杯史即电视发展史,从九英寸看到画王看到纯平看到要多大有多大——但终归不比现场,听说去南非看球要好几万美元,够买多少台大电视啦;听说全中国就几十人去南非观战,什么时候在中国举办了,路费就省下了。我通常是一个人静静地守在电视前,我没有聚众看球的癖好。上届世界杯是个例外,一个朋友在郊外有个农家小院,邀我在内的几个球迷去那看个通宵。看的是开幕式,德国队对什么队忘了。先是在院里吃烧烤喝啤酒,郊外的夏夜比城里凉爽,星星也比城里多,我想要是把电视搁院里看就更美啦,屋里的空气真混浊。几个朋友都是伪球迷,比赛没开始就都睡着了,只我一个坚持看完。揭幕战通常是乏味的,2006年也不例外。

  前面说是八届,要是算上1978年那届,应该是九届。那届世界杯在阿根挺举行,最后还是阿根廷得了冠军。当时足球不热,电视没大普及,电视转播也跟不上,好像中央电视台最后才临时决定转播决赛(阿根廷对荷兰),我们从此知道了阿根廷的球星肯佩斯,当年的马拉多纳只有18岁不到,虽然入选了国家队,但一场也没上。25年后,当时荷兰队的重炮手阿里汉当了中国的主教练,他没有米卢的运气,没能把中国队带进德国世界杯,被解雇之后,好像又到地方队四川队执教。

  再往前是1974年的世界杯,那时我正在农村插队(准确的说世界杯时我在青海农场),那是什么景况啊,甭说看球了,饭吃得饱么。后来的日子里无数次地看七四世界杯荷兰对德国决赛的录像,记住了“飞翔的荷兰人”克鲁伊夫,至今我都觉得,没有哪位球星在球风的潇洒上超过克鲁伊夫。

  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才能算我的第一回。电视转播全部比赛,但我仍未弄明白“实况录像”是怎么回事——现在当然彻底明白。为了看球,我甚至到医院“泡假条”。孩子才出生几个月,我也扔给姥姥看着,自己躲在家里看球。为了使“实况录像”有“现场直播”的效果,我躲避一切有可能知道“比赛结果”的场合。可是关键的一场比赛还是穿了帮。我辛辛苦苦在家躲了一天就是不想知道夜里巴西队比赛的结果,好在看录像转播时有悬念,有悬念才有刺激,对吧。可是有的人听了收音机知道了结果就忙不迭地通告他碰到的所有人,就像看一部电影,你第一回看,有的人是第二回看了,他非要告诉你情节如何如何。这时,姥爷带着孩子回来了,姥爷说“咳,巴西队!”我说糟了,您告诉我结果了,姥爷说我没告诉你比分啊,我说您一咳,肯定是巴西队输了。

  墨西哥世界杯前有个大意外,墨西哥遭遇大地震,有许多传闻说球赛要改时间改地点,但是英勇的墨西哥仍如期举办了本届赛事,并成就了一代球王马拉多纳。

  此时我已从平房搬到了楼房,电视也从9英寸换成了14英寸,孩子也不那么拖累,正是大看球赛的好时机。可是我刚刚考进“夜大”,功课和工作的双重压力,仍旧使我未能全身心地关注足球。我那时真的有个想法,为了踏踏实实看球,我宁愿提前退休回家算了。

  意大利世界杯,给人留下难忘印象的却不是足球,而是开幕式的主题歌《意大利之夏》,还有那些长得美若天仙的模特。科技的好处,我们现在可以无数遍地重温意大利之夏。意大利队当时出了个最佳射手斯基拉奇,解说介绍他是“农村长大的”,斯氏也确实长得太朴实无华,我给他的绰号“农民的儿子”。球员的相貌越来越重要了,这位斯氏一战成名后便再无下文,而他的搭档巴乔,因为一双深邃的略带忧郁的蓝眼睛,赢得无数女球迷,再加上出众的球技,一直踢到1998年法国世界杯,要知道能够连续参加三届世界杯很不容易啊,运动寿命多短啊。

  1994年,我赋闲在家,得以痛痛快快看了一届世界杯,此时参赛队增至32个,比赛场次达52场。而审美疲劳随之出现了,多年的看球史,我也学会了挑关键的看,小组赛可以不看,淘汰赛必看。本届给我留有印象的又不是足球,而是巴西队进球后罗马里奥和贝贝托的庆祝动作“摇篮曲”。

  1998年法国世界杯,我再次赋闲。本届出现了“足坛第一帅哥”贝克汉姆,那时的贝哥,是真帅,哪像现在老气横秋。前几年贝哥随皇马访北京,场面异常火爆,球星和影星歌星可一争高下了。足球之外的花絮夺走了很多眼球。

  2002年,中国足球第一次进了世界杯,但没能“冲出亚洲”,因为本届赛事由韩日联办,中国队的三场比赛都被安排在韩国,连日本都没去成,多惨。若是中国队小组出线,还有可能到日本赛一两场,可怜国足三场比赛一球未进却尽吞九蛋,总成绩在32个队中排第31位。

  2006年世界杯出了个大新闻,黄健翔解说时激情过了“底线”,当夜我就在博客中写道“黄健翔是林子大了里的一只小小小鸟,想要飞得飞得比别人高呵……奔四张的你咋就不懂呢?你知不知道,为了你一嘴痛快,领导今一白天找弥补措施,真急了,把在澳超踢球的曲圣卿都想起来了。你娘会说这孩子咋这大了还让娘操心。还连累到我一天没务正业。”

  南非,听说现在很冷,要穿羽绒服。我们坐在有空调的屋里,不知天下冷暖。我又和朋友打了赌,我说西班牙没戏,冠军还是会在以往得过冠军的队里产生(阿,德,意,英,乌,巴)我赌巴西夺冠军,赌注是一顿海鲜。
(责任编辑:胡雪蓉)
郑重声明:凡标有“人民网***讯/电”或“人民网记者***”的稿件,均为人民网世界杯专稿,非“世界杯专题”合作伙伴,禁止转载、使用(包括已取得常规新闻授权的网站),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65368446联系。
相关新闻   南非世界杯 
相关专题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