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3日对阵尼日利亚2-2韩 希腊0-2阿根廷
美国1-0阿尔及利亚 [量化]
斯洛文尼亚0-1英格兰[量化]
  6月24日对阵加纳0-1德国 澳队2-1塞尔维亚
22:00 斯洛伐克-意大利 [辩论]
22:00 巴拉圭-新西兰 [辩论]
·揭秘南非世界杯裁判生活 两名哨曾受到死亡威胁   ·卡希尔:我们的世界杯结束了 澳大利亚值得尊重   ·安蒂奇:没有理由责备球员 我们没有得到公平的对待   ·勒夫难掩对小将厄齐尔喜爱之情 期待与英格兰的决战   ·厄齐尔:感谢队友对我的支持 必须保持连胜势头   ·卡希尔解禁复出助澳洲取胜 进球加助攻获全场最佳   ·汪大昭:从联赛到世界杯   ·[组图]德国1:0胜加纳 两队携手出线进军16强   ·外媒点评:德英对决值得期待 澳大利亚虽败犹荣   ·[组图]澳大利亚2:1胜塞尔维亚 两队双双出局  

揭秘南非世界杯裁判生活 两名哨曾受到死亡威胁

2010年06月24日07:26  来源:大洋网
意大利人罗塞蒂在接受采访
意大利人罗塞蒂在接受采访 

  本届世界杯国际足联选派了全球87名裁判员作为64场比赛的“黑衣法官”。日前,国际足联裁判委员会盛赞本届杯赛裁判员的水准优于上届。

  这些执法世界杯的裁判员们的生活状况是怎么样的?近日,国际足联组织了一次“裁判开放日”,两名欧洲“金哨”级裁判员罗塞蒂和韦伯接受了众多媒体的采访,从他们的口中,我们或许可以管中窥豹。

  接受半军事化管理

  从2006年德国世界杯结束后,国际足联就启动了针对南非世界杯裁判员培训的计划。从2007年开始,国际足联从全球挑选了54人作为执法南非世界杯的主裁判候选名单。自此以后,国际足联一直跟踪这些裁判员的表现。从今年年初开始,国际足联对主裁判的候选者开始强化培训和考核,然后进行筛选,从54人到38人,最终到30人。加上助理裁判,本届世界杯裁判员的总人数达87人。

  5月底,全部87名裁判已经在国际足联的组织下进驻南非。在南非,裁判员们被统一安排下榻在位于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郊区的一座庄园式酒店。这座酒店内部设施豪华,裁判员都是住独立的豪华单间。虽然设施一应俱全,但执法世界杯的裁判员在这里几乎等于被“囚禁”。酒店的外围和大堂都有严密的安保措施,闲杂人等一律无法进入。进入世界杯赛期,所有裁判员的对外交通通讯方式被切断,手机悉数上交。如果要上网,可以在酒店统一固定的区域上,但一切上网的痕迹都会被记录在案。

  世界杯的一个月内,每名裁判员都将重复“酒店—训练场—比赛场”这种三点成一线的单调生活。除了由国际足联不定期安排的媒体开放日外,裁判员是很难和任何陌生人接触的。

  为对付噪音 设高音喇叭干扰

  在世界杯期间,所有裁判员每天都要参加训练以保持状态。训练被安排在驻地附近一所学校的足球场上进行,从上午9时45分开始,至11时结束。主要是体能和团队的配合,以及对某些具体判例的反应。除了要在户外训练,他们还要在酒店中每天都进行心理和眼力的训练。

  本届世界杯,国际足联对越位的判例要求相当严格。国际足联讲师在每次训练时,都会要求三名来自地方俱乐部青年队的球员模拟反越位,两名助理裁判员则根据场上形势进行判罚。数次训练后,讲师和所有的助理裁判员一起看录像来判断判罚是否准确。

  除此之外,本届世界杯对裁判员还多了一个新考验——“嗡嗡祖拉”。为了排除噪音的影响,国际足联在裁判员训练的时候还特意增加了“抗干扰”的内容。

  在训练场中,几个高音大喇叭竖在两个相邻的体育场中间,播放着“嗡嗡嗡嗡”的声音。

  现身说法罗塞蒂和韦伯 两位名哨都曾受到死亡威胁

  43岁的意大利裁判罗塞蒂和39岁的英格兰裁判韦伯是当今世界足坛的“金哨”。前者曾出任2008年欧洲杯决赛主裁判,后者则主哨了今年欧冠决赛。本届世界杯,罗塞蒂已吹罚了澳大利亚与加纳一役,韦伯则吹罚了西班牙瑞士一役。

  两位欧洲名哨谈了自己的看法。

  世界杯执法压力高于联赛

  谈及执法联赛和世界杯的区别,罗塞蒂表示:“不论是在南非还是在意大利,作为裁判,我必须承受压力,力争每个判罚都做到准确。”罗塞蒂说,“当然,这是世界杯,全世界球迷目光的聚焦点,他们会放大你在场上的每一次吹罚。相比之下,压力肯定要比联赛大。”韦伯也同意罗塞蒂的看法。“在联赛执法,我可能承受的只是英格兰球迷的压力,但在世界杯,你要受到不同国家球迷的关注,压力肯定更大。”

  对于饱受争议的“嗡嗡祖拉”的噪音干扰,罗塞蒂坦白说:“一开始,我确实有点不适应,因为声音很响,在赛场上根本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不过,随着比赛的深入,在两三分钟之后,我就差不多能适应了。”而韦伯则表示,如果不是要戴着耳机和助理裁判员沟通,他真的宁愿戴上耳塞来吹比赛。

  本届比赛严禁隐蔽性犯规

  有媒体和球迷指责罗塞蒂在判罚澳大利亚的科威尔手球问题上出现了失误。对此,罗塞蒂并不愿意具体回应,“我只想说,看电视和现场的感觉完全是两回事。每个裁判员的执法风格也有不同,如果你要我评价自己的话,我想说我会选择比较严厉的方式。”

  韦伯也透露,国际足联在本届世界杯中对场上的隐蔽性犯规动作抓得很严。

  韦伯举例说明,美国斯洛文尼亚一战,美国最后在禁区内有个进球被吹罚犯规在先而无效。“当时的争议主要是美国球员进攻时有没有推对方球员。这个推人的美国球员,他的胳膊的动作是否对本方进攻球员的得分产生了影响等,具体情况需要主裁判判断。”

  有人问,为什么裁判员不可以通过现场的电视大屏幕回放的慢镜头来确定自己的吹罚是否正确(国际足联规定,现场一旦涉及犯规将不回放慢镜头)?罗塞蒂和韦伯都认为这并不可取。“足球比赛是一种连贯的运动,如果将其割裂开来,观赏性就会受到影响。如果一个判罚出现了争议,大家都停下来仰头看大屏幕,那比赛就会无数次中断。”

  裁判员其实有时候很孤独

  罗塞蒂和韦伯都不否认裁判员会犯错。“我们经常在比赛过后也会看录像。当发现自己的判罚出现偏差时,心里会很愧疚。我们补救的方法就是不断地纠正错误,在跑位和观察等方面不断提高,力求下一场比赛更准确。”韦伯说。

  罗塞蒂则说:“其实作为裁判员,在赛场上是非常孤独的,我们可能是球迷、教练和球员指责的对象,但我们会用公正的执法来赢得信任。”罗塞蒂透露,他在意大利国内执法的时候,曾经受过部分激进球迷的死亡威胁。“这也是裁判的工作性质所导致的,我理解那些球迷。”罗塞蒂说。

  韦伯同样有这样的经历,“球迷们都认为我们是敌人。有一次,有个球迷在球队失利后非常愤怒,在网上发了一条消息,声称要在几天之内杀了我。”韦伯说。

  罗塞蒂和韦伯其实本身还有另外的职业,前者在医院工作,后者是警察。本身的职业对当裁判有没有帮助呢?

  韦伯说:“这其实是两个领域的事情,我不会拿着枪和手铐走上赛场!但是有一点是相通的,就是都要力求准确,公平公正。”罗塞蒂则认为,他在医院工作的经验,可以帮助他判断一名球员在球场上的真实受伤程度。“想在我面前假摔?很困难!”罗塞蒂笑着说。

  想买通世界杯裁判?没门!

  除了对每一名裁判员实行严格的通讯监控管理,国际足联还采取了许多方式制止本届世界杯受非法赌博的影响。

  对于这个问题,罗塞蒂和韦伯都表达了严肃的态度:“世界杯就该是干净的世界杯,裁判员当然也该是干净的裁判员。我们不会接受任何人的诱惑。”

  外界对于本届世界杯裁判员的收入有很多说法,有的说每场1万美元,有的说每场两三万美元。罗塞蒂和韦伯都不愿意透露具体数字,但他们承认会比上届世界杯高。

  罗塞蒂和韦伯都希望自己能执法最终的决赛。究竟谁有可能实现梦想呢?恐怕还要看他们接下来的表现了。
(责任编辑:张雨薇(实习))
郑重声明:凡标有“人民网***讯/电”或“人民网记者***”的稿件,均为人民网世界杯专稿,非“世界杯专题”合作伙伴,禁止转载、使用(包括已取得常规新闻授权的网站),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65368446联系。
相关新闻   裁判  南非世界杯 
相关专题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