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4日对阵加纳0-1德国 澳队2-1塞尔维亚
22:00 斯洛伐克-意大利 [辩论]
22:00 巴拉圭-新西兰 [辩论]
  6月25日对阵02:30 丹麦-日本[辩论]
荷兰-喀麦隆 22:00朝鲜-科特迪瓦
22:00 葡萄牙-巴西 [辩论]
·快讯-世界杯巴拉圭VS新西兰 尼尔森阻挡犯规得黄牌   ·快讯-斯洛伐克VS意大利 迪纳塔莱门前补射打进一球   ·快讯-斯洛伐克VS意大利 意大利7号佩佩被黄牌警告   ·快讯-斯洛伐克VS意大利 维泰克破门斯洛伐克2:0意大利   ·快讯-斯洛伐克VS意大利 基耶利尼铲人犯规被黄牌警告   ·快讯-斯洛伐克VS意大利 斯洛伐克队2号佩卡里克吃黄牌   ·快讯-世界杯巴拉圭VS新西兰 圣克鲁斯踩踏对手得黄牌   ·快讯-斯洛伐克VS意大利 维泰克铲人犯规被黄牌警告   ·快讯-斯洛伐克VS意大利 卡纳瓦罗阻挡犯规被黄牌警告   ·快讯-斯洛伐克VS意大利 维泰克破门斯洛伐克1:0领先  

瓦瓦祖拉,闯进世界杯的“中国制造”

2010年06月24日20:28  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记者章苒

  中国生产的“瓦瓦祖拉”制造了世界杯历史上的一个商业神话,不过,中国制造自身的局限,令男足失利的中国同样没能成为这届世界杯在商业上真正的赢家。

  瓦瓦祖拉一鸣惊人

  瓦瓦祖拉大概是世界杯历史上最令人兴奋的商业神话:中国玩具商根据非洲土著用于驱赶狒狒的乐器仿制的塑料喇叭,尽管饱受批评和埋怨,却已经成为南非世界杯上的一个象征,如今在世界各地正以每两秒钟一个的速度售出。

  浙江宁海西店盈吉塑料文具厂的老板邬奕君是一个球迷。他的工厂生产各种球迷助威用品。他向新华社记者出示了他2001年的设计图纸,自称是本届世界杯瓦瓦祖拉商业化之父。

  他在2001年时上网看到一幅黑人载歌载舞的非洲漫画,从黑人手上拿着的竹制喇叭获得灵感,绘制了图纸,花了七天时间做好模具,不过这款产品拿到广交会和文具展上并没有什么人问津。

  2006年德国世界杯,这款喇叭卖掉了30多万个。南非申办成功的时候,邬奕君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他把他的这款产品放到网上,也带到广交会上,不过,并没有引起什么注意。

  直到去年8月份,一个非洲商人通过阿里巴巴网商平台找到了他,谈妥3元人民币一个,先定1000个试销。

  “那应该是卖到世界杯上的第一批塑料瓦瓦祖拉,也是我唯一有利润可言的一笔订单。”邬奕君说。

  2010年1月,订单爆炸般增长。到4月为止,他的工厂生产了100万只瓦瓦祖拉,南非世界杯开幕式上使用的20万只可口可乐形状喇叭也是由他的企业生产的。

  工厂的调色工邬松良是本地人,他每天会看世界杯的前两场球赛。“只要有球队出线,它的那种颜色马上会有订单。”

  荷兰队提前出线,邬松良马上接到任务,调制橙色。25000只橙色瓦瓦祖拉要在一周后空运到南非。

  至于瓦瓦祖拉的噪音,邬奕君表示很无奈。“设计的时候只是看中管子细长,声音响亮,符合球场气氛。没有想到八万人齐吹的时候,这种声音这么令人讨厌。”

  “我们已经开发了一种低噪音的瓦瓦祖拉,在里面加了一个哨子,不过卖不出去。”邬奕君说,“大家都不喜欢这个声音,都想买正宗的。”

  仅靠制造,瓦瓦祖拉无利可图

  一只长度为60厘米的瓦瓦祖拉在中国的出厂价是0.3美元,人民币2元左右。来自南非的贸易商告诉邬奕君,这款让人头痛的噪音喇叭在南非世界杯赛场上遭遇抢购,售价高达60南非兰特,约合54元人民币。

  对于铺天盖地的订单,邬奕君没有足够的生产能力,订单分散到广东汕头规模更大的玩具厂。模仿起来很容易,开模具十天就够。很快中国的许多工厂都加足马力生产瓦瓦祖拉。

  “厂家一多,贸易商就开始压价,最后中国这个产品的离岸价基本上就是0.3美元。”邬奕君说。

  “每个瓦瓦祖拉我赚一毛钱,工人赚一毛钱。”邬奕君说,“加班加点了大半年,等到退税退下来,我也就赚10万元人民币。”邬奕君在算完账以后,有点沮丧。“每天忙到深夜,根本没时间看球。估计所有生产瓦瓦祖拉的厂家都是如此。”

  “流通环节的利润是制造环节的几百倍。”西店镇一位分管工业的干部说,“钱都被外国人赚走了,这就是低附加值加工制造业面临的现实。”

  来自云南的何宗俊在这家注塑厂上夜班,晚上7点上班,早上7点下班。他一天可以生产1000多个瓦瓦祖拉,平均一分钟两个。同样的动作每天要重复上千次。每个瓦瓦祖拉他拿1美分。虽然生产了成千上万个,但他并不知道这种东西是派什么用场的。“我不看足球,下了班就睡觉。”

  据统计,中国出口的瓦瓦祖拉产值在2000万美元左右,利润5%,尽管瓦瓦祖拉上演了一出世界杯的商业神话,但是中国的制造商和产业工人分得的蛋糕却少得可怜。

  中国“智造”道阻且长

  “人民币升值幅度在2%以内我还能接受,5%的话就没利润了。”邬奕君说,“现在塑料制品出口退税是11%,听说明年退税也取消了,外商订货时把中国的退税都算在我们的利润里的,如果退税没有,要么中国产品集体涨价,如果涨不上去,那就只有关门不干。”

  浙江省委副秘书长、政研室主任陈一新说,企业关掉,工人就失业,受伤害最重的还是工人。但是这种低附加值的企业存在,中国做的其实是赔本生意。

  “全世界在享受廉价的中国产品的同时,中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除了微薄的加工利润以外,环境代价、农民工的情感代价等,都没有体现在产品的价格中。”经济学家、浙江大学副校长罗卫东说。

  究其原因,在全球产业链的环节中,中国制造仍然只是占据着利润最为微薄的最低端。产品的定价权不在产业工人手中,更不在中国企业手中。

  “看到电视上我的瓦瓦祖拉到处都是,我有点得意,但也很伤心。”邬奕君说,“如果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申请外形专利、注册商标,或许能赚得更多一点。”

  邬奕君认为,如果当初申请了专利,至少可以维持在每个3元的报价。“那就是赚100万元,不是10万元了。”

  浙江省工商局局长郑宇民说,瓦瓦祖拉虽然是靠中国制造企业的灵感走红世界杯的,但还算不上中国“智造”,所以最终中国企业仍然无法掌握国际定价权。“根本原因仍然在于制造业的研发设计和市场开发不成规模、不成系统,缺乏市场调研和市场预见力,最终缺乏核心竞争力。”

  “瓦瓦祖拉的案例体现了中国制造的潜力,也给正在转型升级中的中国制造上了生动的一课,因为传统制造业惯性之下,转型升级面临着巨大的阻力。”罗卫东说,“告别低成本竞争优势给中国制造业带来的煎熬,将是长时间的。”
(责任编辑:韩旭(实习))
郑重声明:凡标有“人民网***讯/电”或“人民网记者***”的稿件,均为人民网世界杯专稿,非“世界杯专题”合作伙伴,禁止转载、使用(包括已取得常规新闻授权的网站),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65368446联系。
相关新闻   南非世界杯 
相关专题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