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决赛对阵7.07 02:30荷兰-乌拉圭
[辩论] [竞猜] [量化]
  半决赛对阵7.08 02:30德国-西班牙
[辩论] [竞猜] [量化]
·橙衣军战前集体削发明志 飞侠险害造型师“失手”   ·大战前允许弟子上门沟通 荷兰主帅狠抓思想工作   ·塔巴雷斯轻松享受比赛 范马尔维克一心只盼进决赛   ·布拉特:整体足球笑到最后 国足痼疾尚无解药   ·[组图]德国备战西班牙 门将诺伊尔“教训”穆勒   ·世界杯内讧不再是新闻 唯国足和谐折射媒体思维   ·金球与世界足球先生合并 梅西成最后双料先生   ·[组图]乌拉圭备战荷兰 苏亚雷斯受主帅“青睐”   ·南非总统祖玛秀足球 是否直呼其名令章子怡犯难   ·[组图]足球宝贝刘雨欣甜美写真 修长美腿吮指挑逗  

橙衣军战前集体削发明志 飞侠险害造型师“失手”

2010年07月06日08:05  来源:《东方体育日报》
  大战在即,荷兰人正在埋头为进军世界杯决赛做最后的备战。然而也有例外,昨天,几位荷兰大将就抬起头来,坐进了一位荷兰发型师的转椅,准备以全新造型迎接与乌拉圭队的半决赛。“他们的新发型看起来真是帅呆了!”这位发型师自卖自夸道。

  芳龄22岁的汉娜·汉尼巴尔作为一名在阿姆斯特丹开业的发型师,这个时间出现在南非或多或少有些巧合成分。“范德维尔和埃利亚都是我的老顾客了。”汉娜对荷兰《电讯报》透露道,她的“汉尼发型创意”就开在阿姆斯特丹繁华地段,“有一次我们闲聊时说到大卫·贝克汉姆,2002年韩日世界杯时,贝克汉姆带了自己的御用理发师跟了去。起先我们只是说笑话,不过后来埃利亚和范德维尔都说希望我能去约翰内斯堡,这些家伙希望以清爽的造型来保持良好感觉,何况,有上百万观众在电视机前盯着他们。”

  于是当橙衣军团打入四强后,发型师如约前往南非。没想到在荷兰队驻地酒店里,汉娜发现自己是如此受欢迎,“起初我只是趁队伍下午不训练的空当给埃利亚和范德维尔理了发,可是结果,人人都觉得来找我剪头发是个好主意,其他球员都兴冲冲地跑来了。”

  这样一来让汉娜都有些手忙脚乱了,“他们都排成队伍等着了!”她大笑道。要知道她此番前来南非完全是自费,理发也是分文不取——这点和贝克汉姆的发型师完全不同,后者的部分差旅费由赞助商支付,剩余部分则由小贝来出。

  不过此行对于汉娜意义重大,现在她又培养出了一批新顾客,包括门将斯特克伦伯格、范布隆克霍斯特、海廷加、范博梅尔、罗本、范佩西、斯内德以及巴贝尔等如今荷兰人心目中的偶像。而由于汉娜随身携带器械有限,大牌们纷纷贡献出了自带的剪刀、镊子和剃须刀,范德法特还特别提供定型啫喱一瓶,轮到罗本时,这位球队核心因为一撮头发掉到脸上吹不掉而忍不住笑出来,险些害造型师“失手”。至于库伊特,家住乌德勒支的他还向汉娜允诺,有机会去阿姆斯特丹就一定会去她的理发屋。

  “最让我高兴的是,每个人都对新发型非常满意。”汉娜总结道。尽管只是快速简单的理发,但这个计划外的行动甚至得到了主帅范马尔韦克的支持,不过老帅得知得太晚,以至于《电讯报》调侃道,“他想要火线改变造型,恐怕得等到2012年欧锦赛了。”

  事实上,原先荷兰队一直保持着大赛蓄须的传统,这是从荷兰冰球队学来的。本届世界杯上,最初的“胡子军团”由范德法特、博拉鲁兹和德容组成,后来,海廷加和斯内德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荷兰队戏剧化地淘汰巴西队,就有人说是胡子带来的好运。没想到,半决赛前大家一水儿地改成了山青水绿的新形象,剃头有可能会剃掉他们的运气吗?至少汉娜不担心,“我知道球员们感觉很舒服,这可太好了。毕竟他们面对的是那么重要的一场大赛。”
(责任编辑:张雨薇(实习))
郑重声明:凡标有“人民网***讯/电”或“人民网记者***”的稿件,均为人民网世界杯专稿,非“世界杯专题”合作伙伴,禁止转载、使用(包括已取得常规新闻授权的网站),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65368446联系。
相关新闻   荷兰队  罗本  南非世界杯 
相关专题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