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决赛对阵7.07 02:30荷兰-乌拉圭
[辩论] [竞猜] [量化]
  半决赛对阵7.08 02:30德国-西班牙
[辩论] [竞猜] [量化]
·韦迪看好中国足球改革:3年前南非也是假赌黑   ·欧洲双雄巅峰战德国变成大热 新仇旧恨何时能了   ·世界杯提升南非经济 创造130万就业创汇50亿美元   ·世界杯期间南非电力工人决定取消罢工 资方已妥协   ·世界杯四球队存在各自短板 隐藏软肋是聪明之举   ·新华网:败军之将同样应当宽容   ·德国vs西班牙半决赛前瞻:欧锦赛决赛难复制   ·陈晨曦札记:记者与规则    ·[组图]法足协开新闻发布会 新帅布兰克首次面对媒体   ·温格探班荷兰封闭训练 主力中卫伤愈范佩西仍存疑  

韦迪看好中国足球改革:3年前南非也是假赌黑

2010年07月06日21:46  来源:《今晚报》
  人生难免失意时,伤心之地不久留。3日晚,阿根廷队输给德国队,未能进入四强后,全队马不停蹄直接就从开普敦返回其在南非比勒陀利亚的大本营。为了能在最后时刻采访一下阿根廷队,并重点探访一下马拉多纳,全国晚报采访团记者4日一大早就从开普敦赶往比勒陀利亚。中午,当记者风尘仆仆地来到比勒陀利亚大学高级训练中心时,发现这座阿根廷人的大本营已经人去楼空。看到记者,门口一位保安摆摆手,一脸无奈,“他们已经回家了。”

  此时,这里除了中国记者和一群阿根廷记者外,再无旁人。一旦有外人走近大门,两位穿着橙色衣服的保安就会从门缝中将头探出,然后示意不能入内。和两周前探访这里时相比,门口一百米的岗哨早已撤走,警察也没了踪影。只有这道铁门,依然说明里面是禁地。“阿根廷队是什么时候走的?”对于这个问题,保安倒也不回避。“今天早上8时,坐大巴去的机场。”记者得知,阿根廷队3日抵达驻地已经将近1时30分。洗漱完毕睡下到早上起床用餐,最多只有5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他们干嘛这么着急回家?”对于记者的问题,黑人保安大卫耸耸肩,睁大了眼睛。“谁知道呢,我从昨晚就在这里值班,也是早上接到通知,说阿根廷队要去机场。”说着说着,大卫还故意降低了音调,“半夜我看到好几个屋子灯都没关,一直到天亮,我估计都没怎么睡觉。”“看到马拉多纳了吗?”听到这个问题,大卫笑了,“没有,我不知道他住哪间房,我猜他应该也睡不着吧。” 或许是所有人都没料到阿根廷队这么快就踏上归程,4日早上8时,当球队大巴驶出驻地时,只有三四家阿根廷电视台闻讯赶到,拍了拍回家画面,竟然没有一名阿根廷球迷到场,场面堪称凄凉。

  事实上,阿根廷新闻官在阿德大战赛后还表示,阿根廷人计划在7日离开南非。而几个小时后,潘帕斯雄鹰就决定提前“回巢”。阿根廷人选择的是4日最早的一个航班回布宜诺斯艾利斯,速度之快在所有淘汰的球队中无疑是第一位。要知道,意大利人出局后还开了个发布会,休息了十几个小时,而巴西人更是多呆了一天。只有阿根廷人,归心似箭。

  在开普敦那边,我们的采访组却有意外收获。4日上午九点多,采访组的几位记者抽暇到豪特湾去转转。正当他们几个在码头上候船准备出海时,忽然有人大叫:“瞧,韦迪在那边!”几个人抬眼望去,可不,当今中国足协的掌门人韦迪正和几个人悠闲地在码头边的摊档前溜达着。于是,几个记者一起围了上去。近前,记者才发现,跟韦迪在一起的还有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崔大林,以及中国足协相关人员。记者注意到,韦迪和崔大林都身着运动便装。只不过韦主任更像一个广告人,韦迪的右胸是耐克标识,左胸是VISA,左肩头还标有招商银行字样,如果不是中国记者认出他们,他们的装束与普通人毫无区别。在非洲大陆最南端的开普敦见到中国记者,其中有些还是老相识,韦迪并没有表现出惊讶,很热情地与这些中国老记打着招呼。他告诉记者,他们一行是昨天到达约堡的,当天就转机来到开普敦。当天早上,他们就出来转,刚刚是从海上回来,他们已经看过企鹅岛了。面对记者的提问,韦迪表现得很耐心,也很从容。他说,他们一行此次来南非,一是要看看世界杯最后的半决赛和决赛,另一个就是来考察南非足球职业化进程的一些值得中国足球借鉴的东西。他说,三年前,南非的职业足球跟我们的中超一样是假、赌、黑盛行,可是经过改革,现在已逐渐走上正轨。

  老记们都是来采访世界杯的,因此话题也离不开世界杯。有记者问韦迪,他看好哪两支球队进决赛?韦迪几乎没有犹豫,就回答道:“我认为最后进决赛的应该是德国队和荷兰队。”韦迪一边侃侃而谈答着记者问,一边还很随和地应记者之邀合影留念。看得出,对中国足球的改革,显然他已胸有成竹了。
(责任编辑:韩旭(实习))
郑重声明:凡标有“人民网***讯/电”或“人民网记者***”的稿件,均为人民网世界杯专稿,非“世界杯专题”合作伙伴,禁止转载、使用(包括已取得常规新闻授权的网站),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65368446联系。
相关新闻   南非世界杯 
相关专题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