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名决赛7.11 02:30乌拉圭-德国
[辩论] [终极竞猜] [量化]
  冠亚军决赛7.12 02:30荷兰-西班牙
[辩论] [终极竞猜] [量化]
·超人已被禁2018年前现场看球 谁知他怎么又来了   ·呜呜祖拉乃拉直版小号 世界杯喇叭容易吹出唇裂   ·荷兰返回约堡住进新酒店 橙衣军太太团全部送走   ·胜利天平倾向荷兰:小组赛三战全胜 好运气不断   ·德国原主力门神狂赞诺伊尔 称不介意担任替补   ·罗本坦言没想到能进决赛 小飞侠欲为荷兰队捧杯   ·荷兰返回约堡住进新酒店 橙衣军太太团全部送走   ·西班牙不惧“蓝衣魔咒” 若夺冠将换上红色球衣   ·德国原主力门神狂赞诺伊尔 称不介意担任替补   ·德国队败北“替罪鱼”受难 球迷怒骂:红烧章鱼!  

超人已被禁2018年前现场看球 谁知他怎么又来了

2010年07月09日15:29  来源:《解放日报》
  进入到半决赛,本届世界杯进入倒计时。比赛惨烈,而球迷们看球的热情越来越高涨,毕竟剩下的比赛不多,再次享受这样的足球盛宴那就要等到四年以后的巴西世界杯了。

  德西两大豪门的这场半决赛更是吸人眼球,可以说受关注的程度不亚于世界杯决赛。当地时间7月7日夜,记者在开普敦、德班两地目睹了不少球场内外和这场比赛有关的故事。

  一条街上所有酒吧 回答都是“NO SPACE”

  时间:7月7日19:00

  地点:Riebeeck Street

  比赛当地时间晚上8:30开始

  19:00,本报记者和几个同行准备在开普敦的Riebeeck Street街上找一个酒吧看球。导游小许跟我们说,这条街的酒吧业非常发达,世界杯期间有比赛的日子几乎家家爆满,因此我们提前了一个半小时出发。

  “NO SPACE”,几十个酒吧问过去,每家店主回复我们的都是同一个词,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当地人看球的热情。

  正当我们准备返回驻地看球的时候,前方路口禁行的标志提醒我们——这里有一座球迷公园。这是一座能容纳两千多人的小型球迷公园,来这里看球的人已经很多了,我们幸运地找到了余数不多的座位,和他们一起看完了这场比赛。

  “哗!”比赛结束了,西班牙赢了,在座的西班牙球迷涌进了周围的球迷用品商店,不一会儿球迷公园的几个球迷用品商店几乎被“洗劫”一空。

  没见过这样看球的 扮“超人”,还冲进球场

  时间:德西大战上半时

  地点:沙卡比球场

  上半时第4分钟,德国和西班牙正处于试探阶段,比赛还波澜不惊。

  突然一个身穿蓝色“超人”服装的球迷从靠近场边的坐席上冲进场内。怎么回事?现场的观众都傻掉了,这可是世界杯半决赛啊。倒是现场的记者马上行动起来,无数长枪大炮对准了,看台上的闪光灯也像星星一样闪烁。

  还好现场保安反应迅速,在他进入场地不久就将他围住,并随后跟工作人员合力将其带离内场。比赛也因此中断,过了一会儿裁判以坠球由双方队员争球的方式重新开始比赛。

  记者席上很快有人了解到此人的身份。他名叫马里奥·费里,是意大利球员卡萨诺的铁杆粉丝。这是他第三次冲进比赛现场。早在2009年11月15日意大利与荷兰友谊赛时他就曾经闯进球场。

  当时他也身着同意大利国家队队服一样的蓝色T恤,胸前是一个“超人”标志,和这场比赛中一样下面写着“cassano in nazionale”(卡萨诺进国家队),T恤背后用更大的字体写着同样的话。

  其实费里此前曾被判10个月的拘留,并且被禁止在2018年前到现场看球。谁料狂热的他不知道怎么又来到德班,并成功闯进了世界杯半决赛德国与西班牙的比赛中。

  有记者调侃说,马里奥·费里是成功闯进本届世界杯半决赛唯一的“意大利人”。

  飞机无处降落 他们在天上看德西大战

  时间:20:30

  地点:德班新机场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是什么?

  明明有票,你却不能进场看比赛!这件倒霉事真的被7月7日前往德班的数百名球迷赶上了。要问为什么——飞机在德班上空盘旋,就是没地方让他们降落,他们等于在空中观看了这场精彩纷呈的半决赛!

  德班球场,比赛进行得如火如荼,老德班国际机场方向却有一队警车警报长鸣,带着一队大巴往球场赶。他们是被延误航班当中的一部分,因为最后他们的航班选择在老德班机场降落。

  “警车都出动了,给我们开道,但是我们还是没有赶上比赛,更糟糕的是我们最终还是输了。”一位拼死拼活赶到球场的德国球迷在德班球场外接受采访说,他对于这一切非常沮丧。(高华生 徐东海)
(责任编辑:韩旭(实习))
郑重声明:凡标有“人民网***讯/电”或“人民网记者***”的稿件,均为人民网世界杯专稿,非“世界杯专题”合作伙伴,禁止转载、使用(包括已取得常规新闻授权的网站),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65368446联系。
相关新闻   南非世界杯 
相关专题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