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5日对阵意大利1-1巴拉圭 [量化]
19:30 新西兰-斯洛伐克 [辩论]
22:00 科特迪瓦-葡萄牙 [辩论]
  6月16日对阵02:30 巴西-朝鲜 [辩论]
19:30 洪都拉斯-智利 [辩论]
22:00 西班牙-瑞士 [辩论]
·期待韦迪的“世界杯日记”   ·大嘴韩乔生侃球最精彩   ·无间道上演,美丽的丹麦童话转瞬成悲剧   ·日本小胜喀麦隆不能够代表什么   ·卫冕冠军险翻船 荷兰丹麦风格相近相互抑制   ·“踏踏实实干实事”是韦迪说的?   ·德国战车围猎袋鼠惊艳世界   ·中国女演员带着安全套征战世界杯?   ·雅凯:热身赛中国表现不错 法国世界杯前路艰难   ·四原因解释德国进球风暴 巴拉克缺阵无核胜有核  

四原因解释德国进球风暴 巴拉克缺阵无核胜有核

2010年06月15日14:04  来源:《深圳晚报》
  就在我们抱怨世界杯比赛乏味、进球稀少的时候,德国人站出来了——他们的首演是惊艳甚至让人惊讶的,4比0的比分不足以反映他们的优势,他们行云流水般的进攻,让防守不弱的澳大利亚找不着北。

  这是史上最嫩的德国队,这也是史上星光最黯淡的德国队。世界杯前他们是伤病流毒的重灾区,而等到大幕拉开,他们竟还是那辆全速启动的德国战车。

  我们不禁要问——是谁猛踩了这辆战车的油门?

  没有巴拉克 无核胜有核


  世界杯是个博览会,这里展示着各国的足球文化,在足球文化的背后,其实还有每个民族的性格。

  这里不可回避要提到核心的话题。里贝里、亨利谁是大佬?这是法国球迷喋喋不休的话题,对于散漫的法兰西人而言,一支没有核心的队伍是无法良性运转的。

  德国人就截然不同,他们的严谨注定在任何时候都有统一的意志,有没有核心倒显得并不重要。当巴拉克缺席的消息传出,是福是祸的争论就一直延续,单以一场比赛下结论,对巴拉克有失公允。但有一个疑问是存在的,当巴拉克在场上的时候,你几时看到德国队有如此丰富的进攻手段?

  穆勒说,他没有愧对巴拉克留下的13号队服,其实在技战术环节,人才辈出的德国队绝不缺少巴拉克的替身。而从稳定更衣室的角度说,没有巴拉克只会利大于弊。还记着预选赛阶段波多尔斯基掌掴巴拉克的那一幕吗?虽然波多尔斯基承受了更多的指责,但据德国媒体分析,巴拉克的大佬作风才是那次冲突的根本原因。 
 
    憋了一个赛季 他们就等在南非爆发


  梅西亮相了、鲁尼亮相了,米利托亮相了,刚刚过去的赛季,那些红极一时的射手大半都亮相了——可惜他们都没有进球。

  世界杯是个全新的舞台,对于那些在联赛失意的球星而言,这里是重新证明自己的地方。比如克洛泽,比如波多尔斯基。

  世界杯开始之前,不乏质疑德国队攻击力的声音。在勒夫的大名单里,那些主力射手在联赛的数据确实是苍白的:回到科隆的波多尔斯基不再王子,克洛斯、戈麦斯在拜仁都把板凳坐穿——此三人的进球之和,甚至还赶不上一个被开除的库兰伊。

  但事实证明,勒夫的坚持是正确的。这两个波兰裔前锋没有把俱乐部的糟糕状态带到南非,在国家队的锋线,他们的表现一如既往的犀利。

  连续3届首战进球的克洛泽,以11粒进球已经位列世界杯历史射手榜第5位,或许32岁的他已经不能再做高难度的空翻,但来自他的“空袭”依然风采不减当年;当选全场最佳的,是打入德国队第一粒进球的波多尔斯基,《踢球者》对他的评价是:“一到大场面,你永远不要怀疑波尔蒂。”

  或许正是联赛的低迷、隐忍,为他们蓄积了在南非爆发的能量。

  不是揠苗助长 小鬼也能当家

  25.3岁——德国队23人名单的平均年龄。这是史上最嫩的德国队,也是本届世界杯32强最年轻的几支队伍之一。

  把目光转向欧冠决赛,那是国米对拜仁的胜利,但绝不是意大利足球对德国足球的胜利。老迈的马特拉齐是国米惟一的意大利元素,而拜仁光是首发就有7人来自自己的青训营。在培养新人环节——德国足球远远甩开了意大利足球,放眼欧洲他们也是首屈一指。

  在勒夫首战的首发阵容里,诺伊尔、巴图施特贝尔、赫迪拉、托马斯·穆勒、厄齐尔都是世界杯的“菜鸟”,这些青年才俊撑起了半壁江山,他们丝毫没有怯场的表现。

  巴图施特贝尔,托马斯·穆勒都经历了欧冠决赛的大场面,据说拜仁曾阻止勒夫将这两人过早招入国家队,原因是怕他们因“上位”太快而有骄傲自满的情绪。诺伊尔、赫迪拉和厄齐尔也都是德国U21冠军队成员,他们甚至要比一些老大哥更早尝到欧洲冠军的味道。在U21、U19、U17阶层,德国足球几乎有独霸欧洲的趋势,强大的后续储备着实让其他豪强艳羡。

  “普天同庆”阿迪制造,德甲曾是它的试验田


  世界杯用球“普天同庆”引发的争议越来越大了,可它在德国人的脚下却运转自如。德国队首战创造了开赛以来最大单场赢球比分,美国媒体旗帜鲜明地指出:“德国人应该感谢阿迪达斯”。

  在刚刚过去的赛季,德甲一直是“普天同庆”的试验田。它第一次亮相草坪是在拜仁与门兴的德甲比赛,戈麦斯是第一个把它打进球门的人。那个进球之后,拜仁众将集体行军礼的庆祝动作让人印象深刻。

  德国国家队对“普天同庆”的适应时间,要多于其他31支队伍——这应该也能算作一个优势。

  古龙先生的笔下,描写过这样一个人物: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手捻小小的绣花银针,优哉悠哉地绣着花缎子之余,轻描淡写地废去颇多江湖大佬的招子,一时间令无数人为之胆寒。德国队“肢解”澳大利亚队的比赛中,就让我多次联想起了这样的奇妙情景。
(责任编辑:韩旭(实习))
郑重声明:凡标有“人民网***讯/电”或“人民网记者***”的稿件,均为人民网世界杯专稿,非“世界杯专题”合作伙伴,禁止转载、使用(包括已取得常规新闻授权的网站),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65368446联系。
相关新闻   穆勒  德国队  巴拉克 
相关专题  
我要留言